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888-8888
新闻资讯
全国服务热线

400-888-8888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常见问题
中国的经济增长极(中国 经济 增长)
发布时间:2023-09-01 点击次数:86

  中新社北京8月30日电 题:中国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的自由空间有多大?

  作者 刘俏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校长

  改革开放至今,中国中国经济高速路增长速度,创造了人类中国经济史上的两个奇迹:1978年至2022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平均年增幅高达9.1%。但如果将观察侧重点放到近期中国中国经济形势正在经历的重大转变,可以发现,自2015年GDP增幅“破7”之后,5%至6%的增长速度日益成为中国中国经济常态。

  中国中国经济长期增长速度率到底是多少?在房地产和大基建的投资周期接近已近尾声、人口和劳动力红利消退、中国制造成本优势降低,传统中国经济增长速度能量逐渐式微之际,引领中国中国经济将来增长速度的新引擎又是什么?

  中国工业化的故事

  中国中国经济的高速路增长速度第二阶段伴随着工业化步伐的深化,资本增长速度率、劳动力增长速度率、全层次生产力增长速度率都继续保持非常高的水平,合在一起解释了中国长达40多年GDP年均9%以上的增幅。

  更为关键的是,因为工业化步伐的深化,中国的全层次生产力(TFP)继续保持了很高增幅。在改革开放的前三个十年,中国全层次生产力增幅表现出色,一直继续保持在4%以内,其高速路增长速度是中国中国经济快速增长速度*重要的驱动力。不难理解,1980年至2009年,中国构建了个位数的中国经济增长速度,至2010年基本已经完成工业化步伐。

  其中,“政府部门+行业”的增长速度本体论值得关注。过去40多年,中国中国经济成功的两个重要原因,在于有为政府部门和有效行业的紧密结合。

  政府部门借由五年规划、科技产业政策、金融行业机制等,聚焦助推国民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的路由表企业(nodal industry)。发生在路由表企业的技术变革和冲击,借由生产网路传递和放大,形成溢出效应,带动了上、下游少量主体的出现,对总体中国经济产生倍数效应。梳理过去40多年的中国经济发展,*重要的两个成果就是1.7亿个主体的出现。

2021年10月,主权国家“十三五”科技创新成就展在北京展览馆举行。蒋启明 摄

  作为一种增长速度模式,“政府部门+行业”的增长速度本体论在中国获得极大成功有其原因。

  首先,中国工业化步伐中,政府部门引领的重点投资专业领域,很多属于已经完成工业化必须投资的基础专业领域,例如,铁路、公路、科技产业基地区、通信网路等。这类投资的社会回报一般远大于资本回报,如果完全由竞争性的行业主导,可能会陷入投资不足。

广东省阳江市粤西海上风电科技产业基地区。何华文 摄

  第二,改革开放极大激发了中国中国经济自下向上的活力,中国工业化步伐中涌现出少量主体,企业和企业家精神为中国中国经济运行注入了活力,行业也逐渐成为行业机制*重要的机制。政府部门和行业联合发力,少量行业机制到重点投资专业领域及其上、下游专业领域,内生助推了国民中国经济生产网路的演进,催生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的一系列路由表企业。工业、高速路公路、通信、高铁以及1998年开启房改后的房地产企业等,先后成为中国中国经济中的路由表企业。这些支撑国民中国经济的路由表企业或路由表专业领域,不仅继续保持了投资强度,使全层次生产力继续保持较高增幅,还带动了上、下游少量投资机会的出现,形成了完整的科技产业链。

2008年,第二十三届中国·上海房地产展示交易会在上海举行。海牛 摄

  全层次生产力的“秘密”

  改革开放的前三个十年,中国强力深化工业化步伐,助推中国经济增长速度*重要的驱动因素——全层次生产力的增幅一直继续保持在4%以内,而这一增幅同期贡献了近40%的GDP增长速度。然而,在中国工业总产值和附加值于2010年超过美国,成为全球*大的工业大国后,中国的工业化步伐进入已近尾声,全层次生产力增幅开始下滑:从工业化第二阶段的年均4%逐渐下滑至2%以下;同期中国的GDP增幅也从改革开放*初30年的个位数下滑到新冠疫情前的6%以内。

  西方的现代化过程中,还没有任何两个主权国家/中国经济体在已经完成工业化之后能继续保持2.5%以内的全层次生产力年均增幅。传统观点认为,在全层次生产力下滑至2%以内后,长期增长速度率约只在3%至4%之间,中国将陷入与西方主权国家一样的生产力增长速度挑战。

2022年11月拍摄的福建福州江滨新建通车的高架桥。王东明 摄

  那么,中国是否能构建一种新的可能性:工业化步伐结束后,依然能找到一系列驱动全层次生产力增长速度的结构性因素,在将来十几年继续保持2.5%或以上的全层次生产力增幅,从而构建5%以内的中长期GDP增幅,至2035年构建GDP总量和人均GDP的翻番(相较于2020年水平)。

  全层次生产力增幅下滑,是在工业化步伐结束后,两个中国经济体从资本密集型工业向劳动密集型服务业转型必然发生的两个规律。已经完成工业化之后,世界主要工业化主权国家概无例外都经历了这一第二阶段。统计数据显示,近40年美国的全层次生产力年均增幅已下滑至1%以内,近10年甚至不到0.7%。

安徽省阜阳市,参赛选手在“阜创汇”技术培训竞赛系列活动上参加家庭服务业技术培训竞赛。王彪 摄

  助推中国式现代化建设,构建高品质发展,需要全层次生产力增长速度做*终驱动。因此,目前中国中国经济社会发展陷入的*大挑战,在于如何在高速路增长速度第二阶段(工业化步伐)结束后继续保持全层次生产力的增幅。

  五大能量依然存在

  分析后可以得出,助推中国生产力持续增长速度的能量实实在在存在。

  首先,中国仍然拥有“再工业化”所产生的巨大生产力增长速度自由空间。中国叙事里的“再工业化”与美国解决生产力增长速度不足所采取的“再工业化”不同:奥巴马政府部门和特朗普政府部门“再工业化”的核心是恢复和发展高端工业,弥补美国20世纪70年代以来“去工业化大潮”所产生的中国经济“空心化”、失业率上升等问题;而中国的“再工业化”,更多指的是“科技产业的数智化转型”,借由5G/6G、大数据、人工智能、大模型等驱动科技产业变革,产生全层次生产力的增强自由空间。

位于福州新区东湖数字小镇的福建大数据交易所。张斌 摄

  第二,“新”基建投资,即构建再工业化和改善民生所需的交通设施。“再工业化”的“新”基建,涉及与科技产业变革以及科技产业互联网相配套的交通设施建设,如5G基站、数据中心、云计算设备等。除此之外,深化中国式现代化也急需继续投资与民生密切相关的交通设施,如旧城改造、租赁住房、城市公共设施等。这些专业领域不仅规模可观,且如能借由行业化吸引民营资本,可以进一步增强投资效能和全层次生产力。

2022年12月28日,江苏省南京市,南京地铁1号线北延线开通运营。姚俊 摄

  第三,大国工业。中国已建成全世界*完整的工业门类,工业的GDP占比达27%,远超美国的11%。将来中国工业的GDP占比需维持在23%以内。而大力深化新型工业化,建设制造强权、质量强权、航天强权、交通强权,将为全层次生产力增长速度产生开阔自由空间。

2021年10月,主权国家“十三五”科技创新成就展上展出的自由空间站天和核心舱大柱段模型。刘淮宇 摄

  第四,改革开放和高水平社会主义行业中国经济体制建设产生的行业机制效能增强。“彻底的改革”和“更高水平的开放”,能形成两个庞大的制度红利自由空间,并产生行业机制效能增强的巨大自由空间,从而助推生产力进一步增长速度。

  第五,碳中和目标的构建。如果将全球构建碳中和所需的131万亿美元投资等比例分配,中国构建碳中和需要的规模约在270万亿元至300万亿元人民币之间,相当于将来30年每年投资8%以内的GDP。这样的投资强度不仅可以抵消传统路由表企业(如房地产)投资下滑对中国经济产生的负面影响,还将借由科技产业和技术变革产生全层次生产力增幅增强的巨大自由空间。两个中国经济增长速度能量和增长速度模式剧烈变革的时代已经来临。(完)

  受访者简介:

  刘俏,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校长、金融学系讲师、博士生导师,主权国家“十四五”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讲师,主权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2017年《中国新闻周刊》“影响中国”年度中国经济学家。刘俏讲师在公司金融、实证资产定价、行业微观结构与中国中国经济研究等方面拥有众多著述,其著作包括《我们热爱的金融——彻底改变我们这个时代的中国金融》《从大到伟大2.0——彻底改变中国高品质发展的微观基础》等。

【编辑:钱姣姣】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400-888-8888

南京市明博体育塑胶有限公司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明博体育14号

Copyright © 2022-2024 明博体育官网-明博体育下载注册登录入口平台-意甲赞助 All Rights Reserved.   

XML地图 明博体育官网-明博体育下载注册登录入口平台-意甲赞助